<rp id="w99zu"><ruby id="w99zu"><input id="w99zu"></input></ruby></rp>
<em id="w99zu"></em>
    <th id="w99zu"><track id="w99zu"></track></th>

      <rp id="w99zu"><acronym id="w99zu"><input id="w99zu"></input></acronym></rp>

      <li id="w99zu"><tr id="w99zu"></tr></li>

        <em id="w99zu"><ruby id="w99zu"><u id="w99zu"></u></ruby></em>

        1. 那年秋天,彭星、江南春與德國總理都聊了啥

          FAPAI 2020.10.19

          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企業經營者們正經歷著非常特殊的開年,企業界的憂慮指數在提升,恐慌的氣氛似乎也在漫延。大家都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很快會過去,但疫情的次生災害有很多,甚至有大量企業面臨生死存亡問題。在這一背景下,如何提高企業自身免疫力,從危難中找到更多的機會實現逆襲。分眾傳媒創始人兼董事長江南春認為,品牌在關鍵時候能決定生死,只有加強品牌力的打造,才能帶領企業從逆境中勝出。

          而關于品牌文化的塑造,早在13年前(即2007年11月22日),一場與德國前總理施羅德的高峰論壇中,法派集團董事長彭星、分眾傳媒CEO江南春、溫州總商會會長鄭勝濤、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等中國民營企業家,就“走向世界的中國品牌”的主題展開交流對話。其中不少觀點依然熠熠生輝,在央視名嘴陳偉鴻的主持下,使得嚴肅高端的品牌文化論壇居然精彩迭出,妙趣橫生。

          本期名人堂特別奉獻,關于“走向世界的中國品牌 ”的全場實錄,其中的深刻見解,對當下疫情困境的企業來說無疑具有啟迪意義。






          主持人陳偉鴻:現場的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們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今天中國企業家對話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先生的特別節目,我想在我們節目的正式開始之前,我們把熱烈的掌聲送給我們的施羅德總理。今天除了我們臺上看到的彭總和江總,現場還有重量級的企業家,在節目當中希望聽到你們智慧的聲音。

            好!我們大家再一次用掌聲來開始我們的節目。謝謝各位的光臨。感謝各位來到我們的現場,和我們德國的前總理施羅德先生以及江南春先生,彭星先生,以及在座的企業家都在關注的話題,就是我們中國的品牌如何走向世界。今天我想我們把施羅德請到這里,一定想聽聽他對中國企業的建議,我想問一問施羅德先生是不是第一次到溫州?對溫州有什么特別的印象嗎?

           

            施羅德:是第一次來溫州,不是第一次來中國,我在做德國總理的時候,幾乎每年來中國,那是意味著我大概做總理七年,到溫州是第一次來,我真的對溫州的印象非常深刻,當然了,時間比較有限,不能把溫州看全,因為我的日程有的時候比較緊,我除了在這里看城市,還必須和大家一起工作,如果有時間不工作就好了。

           

            陳偉鴻:聽說您說您第一次見到你身旁的彭星先生,當時特別驚訝,他如此的年輕,然后有這么大的企業迅速的發展。談談當時你對彭總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施羅德:實際上我真的很驚訝,37歲,我想我沒有記錯。是,的確他十年前就27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他現在的事業,我聽說他就已經有這么大的商業集團,不僅僅是在做服裝做鞋而且已經進入到金融投資的領域,還有建筑的領域。所以我真的非常驚訝也印象深刻,我想中國這些新一代的企業家他們非常的忙碌,非常關注與國外的人們進行交流,像和德國人與荷蘭的朋友進行交流,和歐洲的商業伙伴還有美國人進行合作。

           

            主持人陳偉鴻:其實我們今天主題就是交流,我們希望東西方之間來架設一個智慧的橋梁,讓我們中國的品牌更好更快的走向世界,剛才聽了施羅德先生對彭星先生的印象。彭星先生也請把你對施羅德先生的印象跟我們分享一下,第一次見到這樣一個政要,其實對你是來說有什么感覺?之前你有見過其他的政要嗎?

           

            彭星:一句話我是施羅德的粉絲。昨天在飛機上一下來的時候我看到他很激動,我的心顫動。所以在握手的那一刻特別激動,因為我們就說運作這個事情,請施羅德到溫州到法派來已經是一年多時間,所以在這個一年多時間就像想情人那樣天天想,特別是最近這幾天幾乎失眠。

           

            主持人陳偉鴻:經過長時間的失眠之后終于有這樣的一次相遇,我們知道江南春先生企業也作得很大,自己也是詩人,您是不是也認為這是次浪漫的相遇。

           

            江南春:經過漫長期待之后,情人的到來才值得珍惜。

           

            主持人陳偉鴻:所以這樣的機會對于我們在座的各位來說都是特別值得珍惜的時刻,剛才施羅德先生說到,彭先生非常的年輕,然后企業做的非常好,實際上在把自己的品牌做到更加的國際化,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派,在過往的十年當中,其實法派每一次品牌建設推廣,都給世人留下印象,不知道在你個人看來哪一次建設當中的手筆是比較成功?是對法派的品牌建設最有幫助的?

           

            彭星:其實好多人都問我這個問題。大家知道法派想聘請克林頓作形象代言人,這次是一段時間的一個策劃,不應該值得長時間的經常去提,所以說我想還是說值得法派驕傲的事,比如像扎扎實實每年參加中國國際服裝博覽會,每年最大的規模,最豪華的布置,最優美的產品展示在客人的面前。雖然現在對法派來說,提起克林頓的事情是最多,但是我認為這些事情包括我們建“歐式”的工業園區,包括我們聘請張柏芝、梁家輝、張東健作形象代言,包括我們全國國內500多家專賣店,還有跟荷蘭的合作伙伴,建立荷蘭、比利時、香港商業有限公司,我覺得這些才是更值得我們回味的。

           

            主持人陳偉鴻:其實這些舉措相對于聘請形象代言人,分量會更重一些,不妨把江南春作為旁觀人,給我們第三種角度,江總在你眼中法派品牌建設是什么樣的路。



          江南春:因為我們是同學,所以我一直看法派的品牌建設的道路,我覺得彭星的基本思路是把握品牌總體文化的建設,滲透在工作每一個細節當中,因為在他看來品牌是零零總總細節的綜合,不是一次運動和戰術的曝光,然后使得品牌迅速提升后就結束。再說他的營銷,從產品的倡議設計從產品的原材料的創新,從產品的終端售點服務,任何一個售貨人員和消費者進行交流的能力,方式,這些都構成所謂品牌文化建設綜合的部分,我覺得法派這一方面是做得非常好,抓住了品牌文化的內涵。

           

            主持人陳偉鴻:說到品牌不妨做到題,非常巧妙,中方坐在這,德國的總理坐在這里,出同樣一道考題,每個人說一下對方國家的一個品牌。說到德國品牌你馬上想到的是什么?

           

            彭星:大眾汽車、奔馳、寶馬

           

            主持人陳偉鴻:考一下我們的德國總理,施羅德你能夠想到的中國品牌是什么?

           

            施羅德:品牌方面我不是專家,我知道中國最好的品牌是中藥。其他的品牌的產品我不了解,這可能就是我們要討論的問題。我們來自德國,我們的確有一些非常有名的品牌,全世界大家都知道,但是問題是他們怎么會達到現在的品牌知名度,到底一個品牌需要哪些條件,我不是專家,所以無論在哪個產業我都不是專家,但我知道德國的品牌在全世界非常知名,問題是為什么這樣?原因是什么?建立一個品牌,三點,首先向全世界高質量的產品,真正的高質量絕對是前提,是第一要素。第二要素是你要有非常高教育水平的員工,什么叫高教育水平?他們得到工資收入比較高,你需要很好的人才,這些人有動力,有感情,信任,而且忠誠于公司,他們希望公司向前發展。第三需要可持續發展的產品,不是一天就用完或者一個禮拜就沒有用的產品,你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產品,持續性是第三點。有以上三個條件。才能夠建立起很好的品牌。如果你能夠將三個條件結合在一起的話,那你需要一個名字,這個品牌的名字大家一聽到就能反應到,我覺得這個名字非常的悅耳,非常容易讓大家記住,所以大家很容易脫口而出的名字也很重要。如果他們每次要想買時候,不用去想其他名字,一下子就想到他,那么這個品牌就成功了。不過我不是一個專家,我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覺得這三個條件非常重要。

           

            主持人陳偉鴻:剛才說到名字,如果彭星先生當時知道若干年之后你們經過長期的期盼能夠見面,你也許會取名“德派”。不過總理先生說到的幾條,顯然他非常的謙虛,他雖然不是專家,但是他提到的幾條對品牌建設是非常重要的。

           

            江南春:總理講的概念當中,有一個品牌經營的很好的,是德國,德國本身就是很重要的品牌,他所經營的德國,為什么我們會想到大眾汽車,奔馳,寶馬,在他這個背后的國家品牌,然后變成最優秀的人員運營當中,看到有效的市場當中運行,我國覺得德國的品牌在施羅德總理的運行之下最符合他說的三個要素。

           

            主持人陳偉鴻:從實踐中而來,一個國家的品牌的成功與企業的品牌成功是息息相關的。有密不可分的聯系。我們的總理認可了你的評價,彭總你覺得你聽到這三點有沒有特別的感觸,從自己的企業發展歷程來說。

           

            彭星:聽了施羅德先生的話,其實我們也是在按照施羅德先生意思在做,但是有很多相同的做法也不一定有一樣的效果,這其中有一點是說不出的,我感覺施羅德應該把他的的小秘密給在座的大家說一下。

           

            主持人陳偉鴻:施羅德先生他要向我們揭開你的小小的秘密,關于你在品牌品位方面不為人所知的。

           

            施羅德:我說實話。

           

            主持人陳偉鴻:他要向大家介紹其實你對服裝也是非常的了解。所以他會通過一件事來告訴我們。

           

            施羅德:我覺得這不是什么小秘密,我說實話我只是說我的想法,建立品牌的一個想法,我說的就是說到需要名字的時候,比如說,你們想要產品襯衣賣到歐洲去的話,我覺得如果你的名字太過中國化亞洲化不太好,如果你想把產品買到德國荷蘭的話,你應該有什么樣的名字呢?應該用一個更德國更意大利味品牌的名字。我的確不是服裝業的專家,說實話,我知道的就是最有名的服裝可能是從米蘭,意大利,從法國出來的,有時候德國也生產可以的服裝,這就是我有限的理解,有關服裝,可能是女裝,但這就是全部,這是我所知道服裝的全部,說實話,如果你問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可以說對搞政治非常了解,國內國際政治非常了解,但是服裝品牌我真的不懂,我穿衣服很保守,我的衣服,不是自己挑的,我穿的是我老婆給我選的,所以我覺得我想買男式服裝,不僅僅是要想男式喜歡穿什么樣的衣服,你們更要想想這些男人的妻子更愿意看到他們的丈夫穿什么樣的衣服,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很有幫助。但是我我畢竟不是這個行業的專家。

           

            彭星:這一刻施羅德先生不僅僅是一位世界注目的政要,而且是一位市場營銷的高手,再一次證明中西方認同,婦女和兒童的錢可能是最好賺的。

           

            施羅德:我對營銷方面可能是懂一點,但是在過去我作德國總理,德國的一個州我做了很多年,又做了七年德國的總理,所以我要向全國人民營銷我自己,我一天到晚想我怎么作到這一點,畢竟不是營銷,這是競選。

           

            主持人陳偉鴻:彭先生的小秘密還沒來得及向介紹,我看大家都急了,真的是從什么樣的細節上發現施羅德先生其實對服裝也是蠻了解的。

           

            彭星:昨天見到施羅德先生以后,我陪他吃夜宵,我聊到服裝時,聊了很多,包括施羅德先生剛才的說其實就是其中的一段秘密,而且他對服裝相當的了解,比如品牌,品牌取的名字,我們國內的,說品牌名字洋氣不洋氣,他還給我建議,法派另外再取一個品牌,專門攻打歐洲市場,后面我想法派集團的另外品牌“Francepal”這個比剛才那個好一點,但是還要需要努力。施羅德先生給我提了很多建議,又提了很多好的名字。我覺得他其實比我了解服裝。

           

            主持人陳偉鴻:連具體的名字都給你一個很好的建議,其實施羅德先生您在挑選服裝的時候會從什么方面來入手了,如果太太跟你商量,你會在哪方面給她建議。

           

            施羅德:我認為首先是質量,要跟我的整個身材相匹配,因為我穿大多數衣服都是如此,而且取決于不同的人的年齡層次,不同年齡層次穿的衣服的款式也是不一樣的。所以說,你看彭總穿的的那一個我就不適合穿,他穿的太綠,顏色對他那個年齡來說比較匹配,因為他年輕,但是我要穿綠顏色的襯衫的話和綠顏色的領帶,那么人家就會覺得我想要扮得年輕,這樣對我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選服裝取決于人的類型,什么樣的衣服最符合你的身份和年齡。

           

            主持人陳偉鴻:除了太太的建議,看來施羅德先生自己也會在服裝的款式和顏色上來作一番挑選,盡管他起來很年輕,但是不愿意年輕的像彭總一樣的年輕,但是我想如果有一天中國的服裝的品牌,能夠在世界的時尚之都,類似法國,德國歐洲的市場,獲得更大的聲譽,也許人們在選擇的時候更多的聚焦在品牌上,所以我想現在許多的企業家,都在走彭總的路,所以我們今天不妨給所有中國的企業來設計一個路第一步怎么走第二步怎么走,我們從江總開始。你覺得第一步怎么走。



          江南春:有幾種可能性,我們的是收購兼并,我們說外國公司到中國叫本地化,很大程度上進入不同文化的國家遇到的沖突很大,對成熟公司的收購兼并來完成,并且保持他的團隊和品牌,再注入其他的東西,這樣更簡單;第二種就是把中國本身的特色帶出去,舉例子,上海的“新天地”,內在的設計很潮流,很國際化,后現代的風格,外觀是上?!笆瘞扉T”的特色。這樣就形成一種張力,把國際的最潮流最后現代的東西跟中國元素融合起來,有一種更加獨特的魅力,這樣的產品在進入國際市場會更加受到歡迎。

           

            施羅德:我想補充兩句。確實兼并是一種方法,但是對我來說,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法。我認為要有自己的想法,你的團隊必須要了解這個市場的情況和特點。然后自己進行研發工作。這樣的話你的產品就是百分之一百的純中國制造,而不是仿造其他國家的制造和技術,我知道上海的年輕人受的教育非常的好,他們也非常愿意努力的工作,他們也能希望能夠在研發方面獲得成功,我想這是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這樣才能推出原汁原味中國本土的品牌。這樣才能和其他人進行競爭。當然了,到美國、到歐洲,在那邊買一個公司因為那個公司可能對于本土對于他的國家是非常了解,這是無可厚非,但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你必須要有非常高素質的人才,要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去工作,這一點是最重要的,特別是在未來戰略方面,最終是一方面。

           

            主持人陳偉鴻:剛才的兩種做法彭總有沒有開始嘗試?比如剛才說的兼并和收購。

           

            彭星:我同意江總的說法和總理先生的說法,但是我們的服裝企業服裝品牌與江總的產業有一點的區別,所以我們現在腳踏實地一點一滴的在做,把自己的品牌作好,把自己的勢力作好,把自己的質量作好,從各個方面點點做起。到了一定的規模,一定實力,一定的平臺高度的時候,我們可以采取這樣一種模式,從剛才江總說從點點滴滴做,到了一定的實力的時候去兼并,在兼并的過程中我們要考慮具體的實力到底有多大?剛才施羅德先生說的,人才資金等等,都要具備一定,不是那樣的話可能會走入陷阱?;氐浇⑵放频膯栴}上,施羅德先生昨晚問我,你做品牌時這么年輕,你希望自己經過多少年能把法派做成全球性的品牌?我說在我這一代,估計可能是我這一輩子,雖然我今年37歲,可能再干20-30年不能干了,但是我還有孩子,接著去干。施羅德先生,你能說說嗎?

           

            施羅德:當然可以。因為他的兒子現在是15歲,彭跟我說:如果我做不成的話,我的兒子會繼承我的事業,一定會建立一個國際性中國品牌。(轉頭)那如果你兒子還沒有做成話你就跟我說一聲,我的兒子現在才兩歲,可以繼續您的事業。()

           

            主持人陳偉鴻:看來不僅我們有追求的企業在加油,所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智者都在幫助我們實現這樣的夢想,剛才江南春先生描繪了其中的一條路徑,今天有很多知名的企業家和對我們企業關注比較多的專家都在現場,不妨來聽聽他們專家的說法。歡迎工商聯副主席鄭勝濤,鄭先生,您看到了我們品牌國際化中遇到的最大困難,那以什么樣的路徑最快最好得達到這個目標。

           

            鄭勝濤(原溫州市工商聯主席、神力集團董事長):我們對于國際市場的了解程度不夠,在信息方面、銷售渠道方面,設計理念方面。哪一個市場要有哪個市場的味,比如歐洲要有歐洲味,美洲有美洲的味,東南亞要有東南亞的味,品牌名字和文化是有結合的。

           

            主持人陳偉鴻:我估計大家聽了施羅德先生的話,回去會掀起改名字的風潮。都會看看自己瞄準哪個市場、符合哪個市場的文化,那你覺得有什么樣的辦法能夠來解決你剛才提到的這一系列的問題。比如事業不夠廣闊。

           

            鄭勝濤(原溫州市工商聯主席、神力集團董事長):首先要研究我們市場的文化,比如說歐洲美洲、還有我們亞洲和東南亞,研究文化,使自己的文化品牌能夠結合當地市場。

           

            主持人陳偉鴻:我們的鄭主席是腳踏實地的人,他說一定要作更多的調查和了解。接下來我們請市委副秘書長謝浩先生來談談你的觀點。




           謝浩(原溫州市委副秘書長):大家知道中國是世界制造業的大國,而制造業方面、德國是世界頂級的國家,所以今天中國企業家對話德國前總理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溫州的民營企業實際上走在國際化的前頭,像彭星先生的法派。溫州還有許多的企業,比如說奧康、夏蒙等這些企業早就進行國際化的運作。剛才施羅德總理說了很多的要義,彭星、還有江南春說的都是非常有道理。國際化很主要,而產品的質量一定要過關;然后一定要注重你的特色;其次品牌之所以是品牌,一定有他的文化內涵。如果作國際品牌,你一定要把你這個東西作起來,使很多國家的人都喜歡,那么這個品牌才能打出去。但是一定要保留中國文化的內涵,所以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謝謝!

           

            主持人陳偉鴻:又一次給了我們見面禮。所以彭總下回一定要把中國特色打上去,尤其是當你面對施羅德這樣的國際政要和高端用戶的時候一定要把這樣的特色做足。

           

            彭星:融匯中西文化,打造世界經典,本來是我們的創業宗旨。

           

            主持人陳偉鴻:看來真是不謀而合,我們再來聽聽南存輝先生您的看法,我們知道正泰在打造國際化品牌上也是走得比較好的。



          南存輝(全國政協常委、正泰集團董事長):剛才施羅德和江南春的先生的觀點我都非常的贊同。對于創品牌來講,首先是自己的基礎要扎實。假如說中國的企業,經過那么多年發展提高以后,我們具備了保證實力的能力和不斷研發新產品不斷滿足客戶前瞻需要時,我們才有條件能夠把產品賣得更好,中國有很多企業,隨著改革開放現在應該說都具備走出去的條件,剛才江南春先生講到我們下一步要兼并這樣運作的模式。我覺得這樣的路要走,像正泰,我們通過23年的努力,現在其實走的就是一條聯合兼并擴張的道路,那么前提是自己去自主創新,開放式的合作創新,然后再走向聯合兼并?,F在我們不僅在國內這樣做,下一步在國外做。我是第三次跟施羅德先生見面,0511月,施羅德先生到北京召開了中德企業家的對話,我那天作為中方的主席參加了會議,第二次是06年去漢堡的時候,中德對話論壇,我是中方的成員,參加了對話,所以有很多次聆聽了總理的演講,我覺得施羅德總理對中國的企業對中國的經濟發展他應該說作了大量的工作,促進了我們企業之間的技術貿易經濟的來往,貢獻非常大。那么現在我們中國的企業下一步假如走向德國走向歐洲,參與德國歐洲的聯合兼并、參與經濟發展的時候,我希望總理先生能夠給我們一些幫助或者建議。我們現在最關注的是什么?最關注是兩國兩地之間的文化,出去以后肯定是我們中國的文化。德國以嚴謹為著名,有時候嚴謹到太嚴謹了,變成了一種制約,所以有一次我跟總裁“西門子”總裁講,“德國的文化體現淋漓盡致,作事情非常嚴謹,是優點,缺點太嚴謹”,我想這個方面總理先生能夠給我們一個建議,對溫州的民營企業將來走向德國,走向歐洲參與到聯合兼并的時候,有哪些方面的忠告和建議?謝謝!

          鄭勝濤(原溫州市工商聯主席、神力集團董事長):中國品牌走向世界,我剛才有一點緊張,忘了說學習,學習別人的文化。還有一個就是各方的支持,比如說荷蘭給我們中國的農業方面的支持。而德國在歷史上對我們中國有很的大幫助和支持,比如說剛才總理先生講,中藥,西醫在我們的同濟大學開設同濟醫院。還有一個德國人最大的一個特點,自己最好東西能給朋友,給友好的國家,比如說我們上?!按艖腋 ?,德國沒有搞商業化,把最好技術來幫助中國建設,“磁懸浮”變成中國和德國的有益的結晶,所以中國如果和友好國家共建,用新技術共建的時候我們的品牌將更快的發展。


           

            主持人陳偉鴻:在學習當中,引進和吸收先進的技術。

           

            施羅德:那么在我來看,兩國關系保持得非常良好,當然我們發展階段是不一樣的,那么首先第一點是相互信任,相互的尊重,尊重雙方的文化,這個是建立良好關系一個關鍵。那么第二點呢?如果您的國家比另外國家要發達的話,你肯定想要把產品賣給對方的國家對方的市場。我們也是想把我們的產品賣給中國,但是呢,如果要建立長久關系的話,建立一種真正友好關系的話,你不能僅僅把自己的產品賣到海外市場,你必須要幫助這個市場,幫助這個市場進行自我的發展。這也就是說,這個對方市場能夠得到你的幫助,你不能把自己國家賣不出去的產品賣給對分,你必須幫助對方的市場,對方的國家。比如說中國,我們必須要參與中國的研發的工作。還有一點呢?必須要幫助教育對方的市場,這樣才能建立一種相互信任的良好關系。所以我認為要建立兩國良好關系的話,你必須要分享你的成功,共同進行研發,同時要幫助他們進行教育,這樣才是建立兩國良好關系的一些必要條件,無論是在商業上政治上都是如此,今天在吃午餐的時候我也說了,72年和07年相比,德國的對中國的出口量增加了100倍,而中國對于德國的出口呢?是增加200倍,反映了什么呢?這是能建立這種長久的良好關系的。而且是一種共贏的局面,我們必須要牢記單向的關系是不會長久的。我們必須要建立一個共贏的關系。不僅是在文化,在商業在政治方面都是這樣。

           

            主持人陳偉鴻:確實大家提到問題是我們品牌走向國際化時都可能遇到的,比如文化的融合、商業政治的融合。我們現場作一個假設,就是如果我們彭星先生帶著他的品牌,明天希望登陸德國,我們希望知道他到了德國之后應該要做的兩件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們就讓施羅德總理具體來分析一下。他的品牌道路到了德國去,要去作什么?我們現在已經不再說生產、人才這些事情?,F在我們要占領德國市場。

           

            施羅德:我覺得,首先是質量。毫無疑問。是很高的質量。質量高了以后可以賣高價,而且不僅僅是衣服的質量,還有設計的質量。第二,如果你想要賣服裝。賣掉了的話,大多數人不會問這些衣服是那兒來的?他們只是想感覺一些它的質量怎么樣,質地怎么樣,設計怎么樣?如果你的設計好的話,你就需要這三個條件,那就是你的市場營銷。你需要人能夠把生產出來的服裝銷售掉,你就需要伙伴,而在歐洲需要當地的伙伴。他們有一些非常好的營銷渠道和資源,我覺得這很重要。如果沒有營銷和零售的渠道,就賣不掉。有兩種方案獲得這種營銷,一個是你自己建立起你的營銷和零售的網絡,如果到歐洲來建立,是非常昂貴的。我不是專家,但我可以想象得到肯定很難。另外一種方案就是利用本地的零售商在歐洲已經建立起來的零售商,這就好辦得多。我沒有辦法提供企業的建議,你本身已經是成功者,你不需要我的任何建議。()

           

            主持人陳偉鴻:其實我覺得對于彭先生來說用第一個辦法。

           

            彭星:第一個辦法如果到德國去推銷我的法派,第一個說服施羅德先生,參加我們的服裝展,第二個辦法就不用了。()

           

            主持人陳偉鴻:其實我幫你想了其他辦法,他要幫你在德國最繁華的地帶找到了一個非常黃金的地帶,以最優惠的價格,讓你們找到合作商,就不會遇到像南存輝先生所說不太好交流的情況。

           

            彭星:你的意思是施羅德動用他的政治資源為我們經濟服務,沒有問題?

           

            主持人陳偉鴻:你覺得剛才彭先生的建議好不好?

           

            施羅德:我已經太老了,參與一個新的行業已經沒有精力,但是我介紹一下我在這個領域以前作過哪些事情。我相信他一定會從這件事中更加了解到如何在德國市場立足。你已經在亞洲樹立了自己的品牌,在西方也有,在荷蘭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已經非常成功。我相信你在德國找到好的伙伴也不是很困難,荷蘭的這些鄰居他們肯定有幫助,如果你需要建議的話,他們一定會非??犊奶峁?。我非常愿意提供我的想法建議和幫助。但是我超過本身能力的話,我可能沒有辦法解決了。

           

            主持人陳偉鴻:我覺得你的建議非常好,施羅德能夠成為你品牌忠實的用戶,你可以幫助他作一套更挺拔,更能顯示他政治大家風范的服裝。

           

            施羅德:我覺得這里有一個問題,如果我穿西裝的話,不管什么品牌,你不要說服我,你說服我的妻子,這個是最重要的,這個比我說服她更簡單。

           

            主持人陳偉鴻:那接下來要具體問一問夫人有什么具體的要求。

           

            江南春:我覺得彭總不需要問夫人。夫人給丈夫買衣服,他不希望他吸引別的女性的眼光,所以我覺得彭總能做的事情是讓衣服使施羅德先生更性感,吸引更多目光的注意,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陳偉鴻:又一個好的想法出來了。我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當中像法派的優秀的中國企業,能夠在國際化道路上越走越順,剛才施羅德先生也提到你在荷蘭已經有非常好的伙伴。相信將來在德國和其他國家都會有,所以我今天結束這論對話的時候,我來為你這樣優秀的企業搜集一些國際化品牌的祝福和期待。


          ALWIN VAN GILS(荷蘭TheMakers公司董事長):我認為彭先生您剛才說得非常好,今天都已經說了我們需要什么、我們應該作什么。我認為呢,彭先生所經歷的一切都是非常成功的案例,非常經典的成功故事。我們非常高興能夠和彭星成為合作伙伴,我們能夠一起在歐洲開創一些新的事業,這是我們最想要做的。我們發現彭先生根本用不著我們的建議,他有最好的建議制造服裝。他已經有了一個遠大的夢想,很好的愿景,遠見卓識,目前他的第一市場是歐洲市場。我知道現在全世界的市場都有非常激烈的競爭,那法派呢?有所有能夠成功的因素。但是你現在要作的是要證明的你品牌多么好,第一是忠誠度,第二是質量,第三永遠是質量,我相信你能做到這一點。我相信法派可能用五年時間,或者不用那么長時間,法派就會非常強大,在挑剔的歐洲市場取得成功,我不用提供更多的建議。

           

            主持人陳偉鴻:成功指日可待,也不至于借用總理公子的力量,就在你們這一代,或者你的兒子這一代就可能實現。我們請江總送上中國國際品牌化的道路的祝福。

           

            江南春:我們參與了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參與了國際競爭。今天彭總的服裝進入到全球各地時候,他可以借用各個地方的知名的設計師來提供設計,他可以調動全球很好的服裝面料,在中國雇傭非常好的工藝去作他的品牌國際化的道路。所以我相信調動全球資源去作全球競爭的可能性,這能夠取得更大的成功。

           

            主持人陳偉鴻:彭先生是不是看到品牌一幅非常美好的前景,你對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議?現在包括施羅德先生也有這么好的祝福。

           

            彭星:好吧,聽聽我的祝福。97年成立的時候,法派一開始就走國際化,我們第一件事是商標國際化,現在已經在全世界注冊商標,而且是利用歐洲的公司注冊商標,甚至是把歐洲的商標買斷了。第二步是我們設計國際化,我們成立了服裝設計中心,在法國設立自己的分公司。第三步就是生產國際化,我們的生產不但是歐洲的生產,法派店里賣的東西除了上海廣州的,在韓國、法國、意大利也有很多。然后,總趨勢是人才國際化,我們一開始說,從原來聘請的上海老裁縫師傅,寧波的鳳幫師傅,現在也同時聘請意大利服裝設計師。最后就是營銷的國際化,營銷的國際化征服德國只要征服施羅德就可以了。像剛才江總說,整合各方面的資源,來為我們自己所用。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法派一定能會走遍全世界的。同時呢,我也想邀請在法派20的年時候也就是十年以后的今天,希望施羅德先生還有江總以及在座的各位和嘉賓,再聚溫州共商國際化道路。

           

          主持人陳偉鴻:好!這是充滿期望的邀約,我們希望所有的中國企業帶著祝福帶著許許多多工作的智慧,跨出漂亮的一步。感謝所有的朋友參與了我們今天的對話。謝謝大家!







          一本大道香蕉综合视频-日本一本大道高清免费不卡